上海人的入夏仪式感,7毛一根!进了这里,人人都是“批发商”

2022-06-12 18:52:56 来源:新闻晨报 选稿:费一妍

入夏后天气渐热,又到了吃冷饮的季节。

“自己拿箱子装冷饮,然后去收银台结账!”在国和路上,有家冷饮批发店开门迎客,门外脚手架上是几个工人正在安装店招,门内的“冰柜阵”排出了半个“回”字型,络绎不绝的顾客拿着不大不小的纸箱子在各个冰柜间挑选,犹如一家小型“冷饮超市”。店门口的收银柜台前则永远排着队。

当网红冰淇淋的造型、品牌层出不穷,价格也水涨船高之际,许多市民依然爱到社区冷饮批发店来选购平价冷饮,回去充实自家的夏季冰箱。

这家扎根社区二十七八年的冷饮批发店最近迁了新址,除了大门口张贴着场所码,顾客与店员全带着口罩外,店铺的生意比往年更棒了。

,时长00:24

居民区老牌冷饮店

复工后反而更热闹了

家住国和路附近的小陈想去熟悉的冷饮批发店买点冷饮囤着,走到店门口才发现卷帘门紧闭。难道是关门了?

图片

幸好,一张贴在门上的告示写着,店铺只是向东移动了100米,从国和路1040号换到国和路1048号的新地址。

来到新地址,她发现这家冷饮店不仅面积扩大,生意也十分兴隆。店员忙得手脚不停,告诉她:“6月1日开的门!”

和其他顾客一样,小陈也加入了选购大军,她发现尽管中间“隔”了个疫情,但这里的品种更多了,左面墙上从前到后一长排红底白字的产品目录,乐天、雀巢、索菲亚、哈根达斯、宝沣源、大板、德芙……价目排上足足24个冷饮品牌,各品牌下不同种类、口味的冷饮更是数不清。

图片

和其他顾客一样,小陈也取来空纸箱,开始在“冷饮超市”里寻找自己的熟面孔……光明盐水棒冰、赤豆/绿豆棒冰、雪宝、三色杯、中砖等童年回忆都能在这里找到,可爱多、哈根达斯、八喜、明治等商超常见款也应有尽有,此外还有很多小陈并不熟悉的牌子。喜欢的品种各拿一点,很快,小陈就和别的顾客一样捧着半箱五颜六色的冷饮,在收银台前排队。

轮到小陈,扫码一结账,56.5元,比她想象的要优惠不少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大多数顾客都会选择复数购买多品种的冷饮,一次购买60-70元的顾客相对最多。光明、和路雪、伊利、蒙牛、八喜等牌子仍是顾客们选购最多的,其中又以光明的各款棒冰、中砖、三色杯与和路雪的可爱多、梦龙等最受各年龄段顾客的青睐。

图片

到店全场7折起

居民散客一支就能起批

店铺生意如此兴隆,除了品种丰富选择余地大,还因为这里的价格非常实惠。

一看到“冷饮批发站”的字样,可能会让普通顾客打退堂鼓:是不是做冷饮生意的商家才能到这里批发采购?如果也向散客开放,那最少得买多少?

答案是——全场七折起,1支起批。

图片

当“3元以下平价雪糕为什么越来越少”之类的话题又一年登上微博热搜之际,在这里,还是可以找到大量3元以下的冷饮,甚至一些品种还低至1元以内,梦回“十年前的价格”。

记者在店中看到,零售价1.5元的光明盐水棒冰、蒙牛大布丁、亮亮大赤豆/大绿豆,在这里的批发价都是0.9元/支。

不仅如此,这里还有多款批发单价仅0.7元的冷饮,包括中街糯米滋(原味/玫瑰味)、中街老冰棍(原味/薄荷味)、亮亮老棒冰,都是零售价1元的冷饮打7折。

至于3元以内的平价冷饮就更多了。以光明为例,雪宝批发价1.1元/支;赤豆/绿豆、鲜奶/咖啡小砖、奇形娃娃、血糯米雪糕批发价1.4元/支;光明三色杯、紫雪糕、白雪中砖批发价单价2.8元……伊利、蒙牛也各有十多款3元以下冷饮,中街、亮亮主打的也是3元以下平价冷饮。

图片

这家店的赵老板告诉记者,虽然店铺的冷饮批发单价从7角到48元不等,但卖得比较多的是2-6元档。

有人专为平价冷饮而来

有人图中高端冷饮也优惠

为了方便周边顾客购买,“国和冷饮批发站”也上线了外卖平台,20元起送。因为外卖平台上的价格均为零售价格,因此许多居民还是宁愿到店享受7折批发价。

图片图片

“我就是冲着平价冷饮来的!”家住两条街外的李先生兴冲冲地拿着纸箱子直奔中街糯米糍,颇有经验地大把大把抓入箱子中。边上的顾客略有犹豫:“旁边冷柜里雀巢的糯米滋3.5元一只,这个只要7角,会好吃吗?”李先生毫不犹豫道:“好吃的,买的人很多。”

在小陈看来,即使不奔着平价冷饮而来,在定位中高端冷饮中,这里的价格依然实惠。比如7种口味的梦龙零售价9元/支,批发价仅6.3元/支;7款钟薛高零售价在13-22元/支之间,批发价在9-16元/支,7种口味的哈根达斯零售价35元/杯,批发价28元/杯,两种口味的脆皮棒零售价37.8元/支,批发价29元/支……“比如我买这里钟薛高里相对价格最高的草莓白巧,一支就省下了6元。”

据赵老板透露,6月1日复工以来,店铺从二十平方米左右的旧址,迁到了如今店堂面积三十多平方米的新址,冷饮的品种从差不多200种进一步增加到300来种,内部冷库的面积也增加了。

图片

除了店门口张贴了场所码外,现在一切如常热闹,每天都要迎接大量的顾客。“现在的客流相比6月初那会儿回落了一些。以光明盐水棒冰为例,现在每天能卖出20多箱,一箱36支,6月初那会儿一天能卖到40箱。”

居民傅女士为家门口有这样的“宝藏”冷饮店深感幸运:“上次在便利店拿了个冷饮,一看二十多元,只好厚着脸皮放回去,还是更喜欢平价的冷饮。”

说起为什么价格能做到这么低,赵老板坦言走的是薄利多销,让利于居民的路线。“零售价很多时候是厂方给出的指导价,这边本来做的就是批发,很多品种根据这边拿到的进价把利润的空间压下来,自己少拿一点,也好多卖出一点。”面对层出不穷,价格水涨船高的网红冷饮,赵老板十分看淡:“网红只是一时的,关键还是要看真正的品质,溢价的部分会随着时间慢慢低下来,关键还是让老百姓买到实惠。”